• 法语
  • 英语

查看内容

“不得虚高保额、不得保证续保、不得随意停售

  • 2020-01-14 15:40
  • 佚名

1月7日,本报记者从保险业内人士处获悉,为规范短期健康险市场,银保监会近日下发《关于规范短期健康保险业务有关问题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通知》)在业内征求意见。《通知》拟对短期健康险产品设计、续保、停售、理赔等方面进行规范,明确不得虚高保额、不得“保证续保”、不得随意停售、不得无理拒赔等。

所谓短期健康保险,是指向个人销售的保险期间为一年及一年以下且不含有保证续保条款的健康保险产品。

市场上常见的保费低至数百元,保额却高达100万、300万、600万的百万医疗险即是短期健康险。

与传统保险销售渠道不同,“百万医疗险”是通过互联网渠道销售和购买,从购买到支付保单只需短短几分钟。

以本报记者购买的一款中高端医疗险为例,仅需279元保费就可获得100万保额的保单,保险期间为一年。

短期健康险与长期健康险的一项重要区别就是能否续保,此次《通知》在规范续保方面拟明确,保险公司开发的短期健康险产品中包含续保责任的,应当在保险条款中明确表述为“非保证续保”条款。并且,《通知》要求保险公司不得在短期健康险产品条款、宣传材料中使用“连续投保”“自动续保”“承诺续保”“终身限额”等易与长期健康保险混淆的词句。

而此前银保监会最新修订的《健康保险管理办法》也明确指出,一年期及以下短期健康险不得保证续保,财险公司只能经营短期健康险。

此外,百万医疗险属报销型保险,主要是对投保人在合同内实际支出的各项医疗费用,按约定比例网络公司进行报销,而非直接支付保险金。

一位保险公司内部人士表示,一般来说,商业医疗险采用补偿性原则,即社保报销之后的剩余部分通过商业医疗险来报销,加上不少医疗险都有一定免赔额,扣除社保报销部分以及免赔额部分,除了一些重大疾病外,很多消费者是达不到几百万报销额度的。

举例来说,消费者购买了一款百万医疗险,医疗费用花费20万,社保赔付1万,免赔额1万,那么,保险公司会赔付18万。虽然投保的产品是100万保额,但实际治疗费花不到这么多,一些百万医疗险所宣传的保额高达几百几千万,也仅是噱头而已,作用不大。

因此,在产品保额、免赔额的规范方面,该《通知》拟规定,保险公司应当根据医疗费用实际发生水平、理赔经验数据等因素,合理确定短期健康保险产品费率、免赔额、赔付比例和保险金额等。保险公司不得设定严重背离理赔经验数据基础的、虚高的保险金额。

虽然短期健康险仅为一年期或不足一年的保险产品,但险企也不得随意停售。此次《通知》指出,如果保险公司停售短期健康保险产品的,应当将停售的具体原因、具体时间,以及后续服务措施等信息通过公司官网、销售渠道,以及报刊、即时通讯等便于公众知晓的方式披露告知保险消费者,并为已购买产品的保险消费者在保险期间内继续提供保障服务,在保险期间届满时提供必要且合理的转保服务。

若保险公司主动停售保险产品,《通知》要求应当至少在产品停售前15日披露相关信息。保险公司因产品设计存在违法违规等问题被监管机构责令叫停的,应当于监管叫停之日起3日内披露相关信息。

而在理赔方面,此次《通知》提出,保险公司不得惜赔、无理拒赔。严禁保险公司通过设定产品拒赔率等考核指标,影响保险消费者正常、合理的理赔诉求,以弥补因产品定价假设不合理、不科学造成的实际经营损失,侵害消费者利益。

此外,《通知》也附带了相关处罚规定,例如对于保险公司违反本通知有关规定的,银保监会将视情节严重程度,依法依规追究保险公司和相关责任人责任。对于情节严重的,银保监会将采取包括暂停开展新业务、吊销公司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等行政处罚措施。

值得一提的是,车险市场残酷的行业环境,令“活下来”成为部分中小财险公司的首要目标,众多财险公司向非车险转型,而健康险作为非车险业务的重要分支,被视为中小财险公司转型的“救命稻草”。

2018年,财险公司健康险业务收入569亿元,同比增速44.38%,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车险保费增速为4.16%。而截至2019年7月末,财产险公司合计实现583亿元健康险原保费收入,这一数据已超过2018年全年,同时,也高于保险行业健康险整体31.69%的增速。

南开大学金融学院教授朱铭来表示:“最晚到2021年左右健康险的保费将超过车险,成为第二大险种。所以说,未来保险业的发展模式实际上是寿险、健康险和财产险三驾马车并驾齐驱。”

中国社科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王向楠告诉本报记者:“不算自保、信用险、航运险和科技险公司的话,未经营健康险的财险公司目前约为10家,主要是外资公司。健康险的市场空间有目共睹的,让希望扩张的公司难以忽视;互联网渠道给了个人渠道弱的中小公司机会;健康险的需求强,发展健康险是获得客户入口。”

但与寿险公司相比,财险公司开展短期健康险业务存“先天不足”,客户群体选择、运营管理、费用控制能力相对较弱;另一方面,为做大规模,部分财险公司低价抢占市场,价格战之下,进一步推高了承保风险。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表示:“财险公司非车险业务中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健康险。很多公司和一些流量平台对接,利用流量平台来销售包括百万医疗险在内的险种,所以它成长速度很快,作为一个新的市场,现在的价格战已经非常明显,所以大家都在担心百万医疗险会不会越来越车险化当然除了价格战,因为跟一些流量平台合作的费用非常高,因此,行业现在存在较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去提高健康险的专业化经营程度,比如核保,理赔以及经营技术、人才储备等方面的提升,还有就是如何跟医院加强合作,整合医疗资源、控制风险等等,在这些方面,目前都存在很多的短板”

王向楠指出:“越来越多的保险公司关注短期健康险,且短期健康险(即‘短线长做’)基础上可发展的健康管理服务和理财投资产品不如长期险,所以已经出现价格战了,包括手续费战。”

目前,原保险保费收入前五大商业险种出现健康险业务身影的财险公司,有27家。其中,建信财险、国元农险、中原农险、易安财险、安心财险5家险企中,健康险保费收入已经占首位。在这27家财险公司中,有21家承保亏损。

其中,国元农险早在2014年,该公司短期健康险业务就已经取代车险业务,成为其商业保险中保费收入最高的险种。同时,国元农险短期健康险业务连续4年占总保费收入比超过2成,近3年占比持续提升。2017年,其健康险保费收入为10.97亿,2018年,该公司健康险业务收入翻番达到21.09亿元。但国元农险健康险业务承保却一直亏损,2017年亏损9645.89万元,2018年亏损4971.07万元。

中银保险2018年健康险业务同样增长迅速,业务收入同比上涨48.86个百分点,达8.96亿元,承保亏损1.59亿元。在2018年,中银保险车险业务保费收入24.15亿元,承保亏损1.38亿元,健康险业务亏损额已超越车险亏损额。

除此之外,2018年,易安保险、中原农险分别承保亏损8956.17万元、8865.86万元;安诚财险、华海财险、锦泰财险、国泰财险、众诚保险、黄河财险、永安财险、珠峰财险、海峡保险等13家险企,健康险业务上承保亏损额均在千万以上。

对于健康险是否广州网站推广会成为中小财险公司新的亏损包袱,王向楠表示,短期健康险的赔付率在持续提高,盈利状况在恶化。不过,短期健康险的手续费比车险更容易管控,希望行业和监管部门等吸取车险的经验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