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语
  • 英语

查看内容

下跪、打耳光、辱骂,校园霸凌是“孩子间的小

  • 2020-01-09 18:26
  • 佚名

“抬头,说‘爸爸我错了’!看着我说!”视频中,一个大约十二三岁的女孩被强迫跪在地上,身边几个女生扇其耳光,并威胁她:“要不要我给你报警?报警他们也找不着我。”

7月21日晚,这段“小女孩在宜兴某公园被跪打欺凌”的视频在网上传播。江苏宜兴市警方迅速展开调查。7月22日,警方发通报称涉事人员均为未成年人,已经在监护人陪同下主动到公安机关接受询问。

宜兴警方隔天发布第二条通报,称被霸凌女生和施暴者年纪相仿,均为12岁和13岁的初中生。

这不是今年第一起引起校园霸凌事件。半个月前,四川达州市一名女生遭暴力欺凌。据媒体报道,被打女孩疑因“爱穿萝莉裙”。

广州网络公司

更早前,一名自称山西祁县职业中学学生的网友发文称,他受到宿舍同学欺负,被室友用燃烧的烟头烫手、床褥被泼水等。海南三亚一小学生持刀刺伤同学的眼睛,理由是遭受对方恐吓、收取保护费。

去年,根据郭敬明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悲伤逆流成河》上映,聚焦校园霸凌问题。电影中,女主角易遥家境贫寒,且患有难言疾病,却得到优秀男生爱慕,因此被女二号嫉妒、霸凌。

不堪凌辱,易遥自杀前的一段独白让人心碎:“如果我永远忘不掉,怎么被你们欺负、怎么被你们侮辱,粉笔灰塞嘴里是什么滋味、打火机烧头发是什么滋味;如果我永远忘不掉,一口一个杀人凶手是什么滋味,如果我永远忘不掉,你们也别想忘掉,你们骂过我最难听的词、编过最下流的绰号……”

国外也不乏关于校园霸凌题材的影视剧。美国电影《奇迹男孩》讲述一面部畸形男孩在学校被同学孤立,但最终靠自己的聪明善良赢得友谊;韩剧《我的ID是江南美人》里,曾因外貌不佳遭受霸凌的女生,靠整容逆袭。

在现实生活中,日本还出现过因不堪校园霸凌而自杀的悲剧。据此前媒体报道,日本文部科学省记录显示,每年9月1日,也就是新学年开始之际,自杀率都会上升。曾有日本高中生接受采访时解释道:“夏天结束,学生必须返校。一旦开始担心被欺负,他们就可能选择自杀。”

今年,日本发生多名学生“十连休”之后自杀,校园霸凌的严峻情形再次引发日本社会警醒。

国内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去年10月,云南宣威初二女生服药自杀,当事女生家属称,刘某生前曾在学校遭遇同学霸凌,服药后曾给父亲打电话哭诉“没脸面在学校读书了”;去年,江苏徐州一初三女生从自家阳台跳下,坠楼身亡,留下遗书表明自己经历校园霸凌……

不管是从影视剧的映射看,还是从现实情况看,不管是教育水平相对发达的地方,还是相对落后的地方,都不同程度存在校园霸凌现象。

中国新闻周刊随机采访了十几位来自不同地区城市和乡村的成年人,是否曾经遭遇过校园霸凌,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自己在学校“被毫无理由地欺负”过。只是时间久了就淡忘了,即便记得,也谈不上阴影。

也有曾经的“校霸”,在长大之后,回忆自己成长阶段有过的蛮横、欺凌行为,感到不可思议。

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被同学孤立甚至欺辱的原因可能是什么?众多案例告诉你,可能因为受害者长得胖、相貌不佳,或者家庭条件优越、有追求者,甚至“爱穿萝莉裙”之类细枝末节的个人偏好。

许多亲历者曾述说,校园霸凌的原因,其实是“没有原因”。有学者指出,“校园霸凌”指学生同辈之间的攻击性行为,带有“故意为之”、“反复发作”和“恃强凌弱”等特征。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法学院少年儿童研究中心主任童小军认为,许多青少年在特定的成长阶段会一改儿童时期的性格,甚至出现霸凌行为,主要是因为,在这个阶段,身体开始发育,青少年有足够的行为能力,但是却没有足够的判断能力。

“如果没有得到引导,这个年龄段孩子的行为跟动物界的弱肉强食没有区别。”童小军表示,心智未成熟的青少年,往往会采取强势的方式希望得到同龄人的赞许、崇拜,这种方式可能就是霸凌行为,且不仅限于直接身体接触的暴力。

心理测评分析专家刘爱民认为,“有些霸凌者刚开始欺负其他同学的时候,往往也忐忑不安,但当被霸凌者和旁观者都没有反抗的时候,会更加激发去欺负别人的心理。”

也有专家认为,欺凌者虽然多有攻击和伤害的习惯,但往往同时具有一定社会技能,在同学中更有号召力和组织力。他们缺少的是获得成就感的机会、处理负面情绪的能力,有的还缺少同理心。

“有一些孩子由于性格因素,家庭因素,学习成绩的因素,难以通过正常途径获得尊重,并得到自尊感,所以往往通过欺压其他同学,在其他同学的服从和恐惧中得到优越感,从而使自尊心得到补偿。”心理学专家吴桐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

“一定不要把霸凌同伴的孩子看成天生的坏蛋。”童小军表示,家长需要教育自己的孩子不要成为霸凌者,但仇视欺负自家孩子的小孩,于事无补。“那些被视为霸凌者的孩子,最需要的是引导而不是多么严重的惩罚。”

但另一方面,童小军认广州网站建设为我国对校园霸凌的预防和疏导,还停留在认识阶段。“老师往往认为是孩子间的小矛盾,很少有认识到这是霸凌,也不知道这些行为可能给孩子带来多大的伤害。”

目前我国针对校园霸凌的措施主要是“大排查”,童小军指出,“但是霸凌行为往往隐秘,双方都不会主动公开。”

法律学者欧阳晨雨表示了相同观点。“即便我国有《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等法律,教育部曾多次出台红头文件,最高人民法院也发布过《校园暴力司法大数据专题报告》,明确了校方、警方等应担负的保护者角色,但现实中对青少年的保护依然是相对乏力的。”

欧阳晨雨认为,许多由校园霸凌引发、最终酿成血案的例子中,长期的、极其恶劣的霸凌过程,并没有看到救援力量的介入。

到底如何预防校园霸凌?心理专家们建议,在霸凌出现端倪的时候,就应该勇敢反击,并寻求帮助。童小军则指出,反对校园欺凌不能仅限于教育、学校系统自己应对和解决,需要与国家未成年人、儿童保护服务体系衔接才有改善希望。